叔,我家呢?候见志指向一处空地,

2017-09-27 14:08

今年5月1日上午,花坪村下起了雨。姜明志哄儿子睡下后,搬把板凳坐在门边,看着空旷的小院,回忆起与丈夫候见志相遇的情景。

2009年,昆明,候见志36岁。命案之后,他各地漂泊,湖北、河北、云南辗转多地,却始终无家可归、无人可依。

上半年的一天,候见志把一辆板车停在饭店门口。黑色的蜂窝煤堆成山,他把煤抬下车运进店,额上的汗顺领口滑进衣衫。他抬手一抹,瞥见了在忙碌的服务员姜明志,没顾上留意,就去送下一家。几天后,熟人向他提起,该找个人了,送煤那家(的姑娘)就不错。候见志有些犹豫,毕竟自己还是个逃犯,可这么久都没事发,自己又老大不小,想想就应了。

几天后,两人定了地点见面,来人正是服务员姜明志。姜明志小候见志一岁,云南人,讲起话来声音洪亮。双方印象都不错,又约见几次,很快熟络起来。到下半年,两人开始谈及婚嫁。

其实对于那些往事,姜明志早有耳闻,他说为救父亲,把人给打了。她不介意,这事过去那么久,对方又坏,先打他父亲,谁还没个脾气?但她有一点担心,候见志说自己没娶妻,这是大事,没到过家里,终归不放心。为让姜明志安6417.cm王中王心,二人打点行囊,踏上返乡的旅途。

再次踏上故土,时间已走过十年。垄沟边又添了新苗,许多景物都变了样。候见志循着记忆往家的方向走,间或碰到一两个人,对方满是讶异。叔,我家呢?候见志指向一处空地,村民叹口气,你妈可想你呢。走,我带你去找。

这天候见志父母都在家。村民敲开门带他进去,候见志母亲愣在那儿,哇的一声哭出来,这么多年没消息,当你丢在外边儿了。母亲搂住他,近乎嘶吼着大哭,恨不得将儿子揉碎进怀里。

老两口对姜明志挺满意,毕竟儿子有人照顾,就此定下婚事。候见志征询父母意见,是否同意他在家。母亲极力挽留,父亲却担心东窗事发,狠狠心说,还是走吧。

临行前,候见志到候见中家,给他父亲送了些钱。这些年,他常被噩梦搅扰得整夜难眠,虽无法挽回,多少得以好过。办妥后,他带姜明志离开花坪,北上到京。这一次,他共在家七日。

次年,候见志的女儿出生。姜明志承认,到这时她才知道候见中是死了那么严重。可她不怪候见志,他怕我担心。她说候见志并不好过,时常眉头紧锁,问他怎么了也不说,都是这事闹的。同年,她带女儿回花坪,老两口喜上眉梢。此后姜明志每年都要回家,算是帮他尽孝。

2012年,姜明志患子宫肌瘤,两人顾忌药费,返乡治疗。这是候见志第二次回家,依然来去匆匆。